导航菜单

连续创业老手洪一平 用矽谷脑袋稳赚高阶医材商机-史上最大的蛇

洪一平年轻时代从医材代理做起,1996年就创业,2004年和朋友共创常广,紧抓微创手术大趋势,供应手术需要的套管、器械。然而,和台湾多数的企业不同,常广走自有品牌,赚到从研发、制造、销售整段的高获利。

如果两者的答案都是肯定的,那么由医材连续创业成功的老手洪一平,以及兼具技术及创新思维的汤孝威两人合作创业的苡乐公司,专门投资并辅导新创医材公司,就是站在潮流上的创业思维。苡乐的投资目标很清楚,就是以创新方法来解决医疗场域遇到的问题,也就是经由UNC创新平台(Unmet Need Club,未获满足的需求)找到投资机会。

在洪一平、汤孝威眼中,台湾的第2项优势就是拥有最好的外科医师,知道临床的需求;加上矽谷的创新经验,最适合发展高阶医材。洪一平说的矽谷经验,来自于汤孝威过去在益安生医担任资深工程师的历练,益安由医材界闻人张有德在矽谷创业,大口径心导管术后止血医材授权给国际大厂后,赚进丰厚利润,这是一种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。

目前,苡乐已经投资4家公司,产品分别是心导管、体内敷料、再生医学、医疗器械相关产品,多是属于高单价的第二、三级医材(第二级医材为侵入人体、第三级为植入人体)。而当今的国际医疗大厂,多半不想制造硬体,如能好好运用台湾能量,做好研发制造,和国际大厂合作行销,「让台湾成为全球高阶医材的创新及量产中心」,这是洪一平、汤孝威的苡乐团队最想完成的目标。

如果一家新创企业,能够创造如传产业稳定的现金流,也可以创造科技业的智财权价值,投资就一定能赚钱,这就是苡乐团队的目标。

台湾既拥有良好的制造业基础,又有优秀的医疗品质,从产业发展的角度,一个长线的议题随之浮现:必要的医材,是否等同于战略物资,国家必须保有一定的自给率?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是:台湾的医材企业能否既顾及国内需求,还能够创新又获利?

「发掘医师在临床上的问题,用更好的方式解决。以常广创造现金流的方式,再加上益安IP授权的模式,投资这样的公司,一定会赚钱。」洪一平的创业经历,让他体会到企业的获利能力非常重要,创业绝不打高空,就是冲着获利而来。以矽谷选题、台湾执行的模式,期望用台湾的成本拿下矽谷公司的估值,成了苡乐选择投资标的的准则,「一定要赚钱」几乎成为洪一平的口头禅,而赚钱的标准,洪一平订在至少是投资额的10倍起跳。

连续创业老手洪一平 用矽谷脑袋稳赚高阶医材商机

▲如果一家新创企业,能够创造如传产业稳定的现金流,也可以创造科技业的智财权价值,投资就一定能赚钱,这就是苡乐团队的目标。(图/财讯双周刊)

武汉肺炎全球肆虐,医疗用品从口罩、隔离衣,到原料药,都因为中国是主要制造地而面临短缺。不过,台湾有坚实的工具机产业链,立刻架起了口罩生产线;台湾还有高品质的防疫及医疗团队,无论在确诊或者治癒速度上,都展现出高效率。

洪一平的野心不止于微创手术,他认为台湾有最好的加工技术,包括射出成型、模具等。但只拥有传产的好技术绝对不够,「今天,同样做一条水管,你拿去浇花跟拿去通血管,价值是差1万倍」,汤孝威打了生动的比方,价值的差异就在于所挑的题材。

谈到赚钱,洪一平满腹生意经,最重要是商业模式,看是要像常广一样,建立基础后可以赚一辈子,以2015年到2019年的纪录来看,目前登录兴柜的常广,每年EPS(每股税后纯益)都在3元以上。或者,也可以像益安一样,一次赚很多,像益安在兴柜时,股价一度飙到近300元,在2018年授权金真正入帐后,股价最高也到过183元。常广、益安的例子,就是苡乐团队理想的获利模式。

去年第4季开始,从台湾北中南到美国矽谷,包括史丹佛及柏克莱,苡乐举办各式研讨会,吸引医师、创业者共同脑力激荡,找出有潜力的产品,再进入商品化程序。然而,台湾的生医创业者多半拥有技术,在商品化过程中,缺乏成本及行政效率,浪费许多时间。

苡乐的想法就是让优秀的博士及医师专注在研发,其馀包括建厂、制造、法规认证等,都由苡乐合作的专业经理人来执行,例如曾任职鸿海,拥有丰富及快速建厂经验的黄道平;专长医材法规、曾任成大前瞻医材中心研究员的王俊杰博士等。